精选国内外互联网行业最新文章及报告,让网友获得最新的海内外互联网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站长创业 > 创业点评 >

参加冲顶大会,你就能分到王思聪的钱吗?

2018-01-11 09:49 来源:馒头商学院 编辑:佚名

作者/kikis

来源/馒头商学院

王思聪在他 30 岁那天发了两条微博。

发第一条微博时,王思聪生气地大骂“qnmlgb”,原因是他被卷入李小璐出轨事件,被人拉出来吸引舆论子弹,也送他又上了一次微博热搜。

5 个小时后,他发了这一天的第二条微博,并且微笑的说:“我撒币,我乐意。”

这第二条微博像颗巨石,不仅打破了直播行业平静,还直接把直播答题送上了 2018 年第一个移动互联网风口的位置。

一夜之间,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谈论在线直播答题。

| 据ASO100 数据,王思聪发布微博后的第二天,冲顶大会APP下载量也冲了顶,不禁让人寻味,王思聪究竟是被公关,还是巧借势?

实际上,冲顶大会的玩法与电视时代的《开心辞典》、《一站到底》相似,区别在于,直播答题的全民参与度更高,人们不再是曾经待在电视机前的吃瓜群众,而是通过自己真实的点击,从中国最有名的富二代钱包里分得一杯羹。

然而大多数人并不知道,钱不是王思聪出的,产品也不是王思聪做的。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这款APP实际上是节操精选CEO陈桦的新项目,陈桦手握冲顶大会85%的股份,另外15%则属于一位明星投资人。

| 节操精选CEO陈桦在馒头商学院开学大课分享

王思聪和冲顶大会的关系至今说不清。

但可以肯定的是,王思聪的站台搅动了整个直播市场。映客、花椒、西瓜视频紧随其后,纷纷推出类似产品。

2018 刚开年一周,直播答题已然四分天下,秒变红海。

| 王思聪在朋友圈戏谑地调侃了这“撒币”的新年第一周。

为什么直播答题这么火?

1、急需打鸡血的直播行业

从 2017 年年初,市场上就有声音频频唱衰直播行业。

政策的严整、流量的垄断,使得一些不出名的小直播平台开始销声匿迹。而大的直播平台也收起了 2016 年大张旗鼓烧钱抢流量的气势。

除“映客卖身失败”、“ 360 关闭水滴直播”这样的“负面”信息,整个直播行业都没有令人太振奋的新动作。

如何持续产出对用户有价值的内容?如何开辟新的玩法,加强与用户的互动?这些一直是困扰多数直播平台的问题。

在 2017 年 8 月,短视频鼻祖 Vine 推出了一款名叫「HQ trivia」的产品,打破了直播行业的平静。

这种重参与感、重奖金、偏赌博式的直播答题产品让敏感的中国创业者们嗅到了新的机会,纷纷开始跟进。

4 个月后,「冲顶大会」、「芝士超人」相继上线,所有的直播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也开始跃跃欲试,生怕错过了这个风口,就此被打落到行业末端。

据某行业人士透露,“很多公司都是全员参与开发,被逼着三四天上线。

生存的压力,加剧了直播平台的竞争,也把直播答题推上风口浪尖。

2、金钱和社交娱乐性

“真的能分到钱”,这是很多人参加直播答题的初衷,背后的心理像极了这两年大家对支付宝敬业福的执迷不悟。

低门槛、高奖金刺激着人们的挑战欲,而答题中获得的碎片化知识,又让人们的时间不再无聊地被杀死。

| HQ trivia的用户使用场景也多见于朋友聚会

而在「芝士超人」最新的一条微博中,人们纷纷晒出自己答题的环境。其中最多的情况是朋友聚会,全家出动。

根据《社会心理学》一书中的群体极化理论,讨论通常可以强化群体成员的普遍倾向

这也就是说,直播答题在加深人与产品互动的同时,也加强了人们社交关系的线下连结,而这种连结反过来又会产生更多的传播与用户黏性。

这也是当初「王者荣耀」作为社交游戏,红极一时的原因之一。

3、各家运营小心机,争夺着有限流量

开年仅 10 天,直播答题就成为现象级产品,和各家运营上的“小心机”不无关系。

最先火的「冲顶大会」善用KOL营销。

除了让王思聪站台,「冲顶大会」在去年 12 月就已经请过谷大白话等大V,在微博做过第一波宣传,并且顺利迎来了第一次下载小高峰。

而与冲顶大会几乎同时上线的「芝士超人」,则花了更大价钱,请了谢娜、陈赫等明星站台。

并且在运营上,「芝士超人」将开场时间调整得和上班族休息时间更为契合,以此取悦他们想要吸引的目标用户。

「西瓜视频」和「花椒直播」则不同于前两家独立APP,而选用一条更稳健的道路,直接在现有APP里开入口,激活老用户,带动新用户增长。

问题是

究竟有多少“假用户”分掉了你的钱?

自直播答题爆红以来,“延时”、“卡顿”、“多台设备画面不同步”……这些问题几乎存在于所有的答题平台。

然而这些只是浅层的用户体验问题,更深层的问题则更令人堪忧。

前几日,一名自媒体作者发出《直播答题火了,但它为何会采用奖金均分模式?》一文质疑直播平台可能为了降低成本,用假数据糊弄用户奖金。

因为用户无从知道与他同时获奖的有哪些人,真实数据有多少,因为获奖用户本身是不透明的,也无从知道,只有平台方自己知道,平台方给出极小的单个用户奖金也可以营造中奖用户极多的假象。

而均分模式是可以让或将用户数掺假的关键——即它需要按照获奖用户多少,再从其中进行均分这笔钱,但是,究竟有多少用户中奖呢?

用户不知道,平台方不会公布,即便公布也完全可以做到公布一个掺了水的假数据,均分模式其实给了平台方巨大的操作空间与猫腻。

—引自《直播答题火了,但它为何会采用奖金均分模式?》

虽然事情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但这名自媒体作者的质疑不无道理。

不仅是直播答题,江苏卫视《一站到底》这种电视节目也频频爆出作假嫌疑。

信息的不透明、不对称,一直让参与者处于弱势地位,只要平台方一个细节做的不够严谨,就足以引起信任危机。

除了质疑主办方,用户的作弊行为则从另一方面考验着答题结果的公平性。

在《界面新闻》的一则报道中,已有程序员开发出“外挂”辅助搜索。用户只要使用这一工具,最快 2 秒就能检索出答案,并且搜索成功率高达90%。

| “这款程序可以修剪并识别图片中的文字内容(问题和选项),然后通过百度进行搜索关键字出现的次数,最后将统计的信息展示出来。”图源/界面新闻

金钱带来了巨大的用户流量,金钱也暴露了各种人性深层的问题:贪婪、多疑、攀比、焦虑…

也许产品开发者们并没有心思去思考,这样一款产品带给人们的价值究竟是什么?巨大的流量,或许只让他们看到直播重燃人气的希望。

而「趣店」、「美团」等广告主的加入,则让他们更快的看到变现的可能,也许变现对商人们而言就是价值本身。

然而当人们寻求新鲜的劲头过去,游戏本身还能有什么价值继续留住用户?

这注定是值得所有入局者深思的问题。


标签
你喜欢的文章
返回首页
扫描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