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国内外互联网行业最新文章及报告,让网友获得最新的海内外互联网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站长资讯 > 站长关注 >

盛大迪斯尼梦碎:视频滑落游戏放缓 创新项目多夭折

2015-03-16 13:39 来源:腾讯科技 编辑:admin

 

在陈天桥的娱乐帝国梦中,一直谋划各业务单独上市

在陈天桥的娱乐帝国梦中,一直谋划各业务单独上市

7月底的上海尽管炎热,依然阻止不住玩家对Chinajoy展会的热情,Chinajoy展会上人头攒动,各大网游厂商在各自展区使出浑身解数推出各种节目与玩家互动,展台Showgirl摆出可爱姿态吸引宅男驻足,喧嚣的背后,却有一家老牌网游厂商显得落寞。

与去年相比,盛大游戏今年展台不仅没有了巴西女郎的性感热舞,还少了很多Showgirl,而且不再与巨人、网易等厂商同一展区直接PK,反而是落到二号展台,其风头甚至被VeryCD创始人黄一孟的《神仙道》展台盖过。这也与其在网游行业的地位严重不相称。

盛大游戏是因集团私有化没钱了吗?还是其他原因?这略显衰败的现象也折射出盛大尴尬缩影。恍如几年前,盛大将华友纳入旗下、并购酷6、进军影视制作与发行,气势如虹,如今盛大在游戏方面踌躇不前、视频领域折戟沉沙、新业务受挫、移动互联网发展被批无章法。

盛大到底怎么了,这些年为何离互联网主流越来越远,被喻为战略家的陈天桥这些年提出一系列概念,网络游戏概念上市、迪斯尼帝国与盒子、免费游戏、现在的三纵三横战略,为何没有取得大的成功,反而频频失策,反而大量职业经理人离去?

难道大量职业经理人离职,陈天桥没有感触?难道盛大只是一个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玩家,只能通过出售边锋、浩方等资产获得大笔收益。

破碎的网络迪斯尼梦想

多年来,盛大一直希望通过整合游戏、音乐、视频、文学和电影等多个业务,从而打造网络迪士尼的宏伟梦想,不过,去年开始,盛大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远。酷6暴力裁员事件不仅让盛大严重损失美誉度,也给盛大的衰落打下深深烙印。

财报显示,酷6营收仅及优酷同期11%,土豆同期21%。资本市场酷6股价一路下滑,最低时跌破1美元,截止8月3日,酷6股价为1.15美元,同期优酷股价15.71 美元,土豆为24.50美元。如今酷6市值仅为0.58亿美元,优酷市值17.90亿美元,土豆为6.95亿美元。

陈天桥说,酷6肯定会成中国最早盈利的视频公司。不过,视频行业并不认可。一位分析人士就指出,酷6早已从第一阵营滑落,丧失行业话语权。即便获得盈利,也只是不入流的小公司。

作为核心业务,盛大游戏过去一年多也一直处于调整中。一位盛大前高管透露,盛大核心利润来源仍是老牌的《传奇》系列游戏,在开源节流原则下,不少项目均被砍掉。业界盛传甚至盛大游戏引以为豪的《龙之谷》团队规模也大幅缩减,“原来用的是整层楼,现在没有几个人。”

去年负责《星辰变》项目的总裁凌海也被集团调回负责投资,并转到盛大资本,最终凌海选择创业。上述高管表示,“凌海是替罪羊。”不过,凌海在腾讯科技连线中表示自己已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不方便就此事表态。

实际上,盛大游戏旗下18基金也已基本停止投资。18基金负责人左玉龙也早已挂职而去。金酷CEO葛斌斌透露,18基金最主要的投资项目就是金酷游戏,金酷游戏最高峰时期有700人,纳入盛大游戏后,经过这一年多调整,只剩下100多人。“盛大裁员非一次性裁员,而是一个月一个月裁员。”

产品创新方面,盛大也是屡屡失败,甚至成为失败的代名词,砍掉的项目不计其数。一位创造者表示:“盛大做什么不可怕,有几个项目能成?我们最怕的是百度、腾讯涉足。”

是否还曾记得那个切客网,切客网CEO宋铮曾公开表示,盛大一直在寻找新应用。从商业价值判断的角度来讲,陈天桥是非常看好电子商务,尤其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电子商务。“陈天桥觉得是未来是一个蓝海,他是把这个希望寄托在切客身上了,也非常支持切客。”

这一在盛大内部可与盛大游戏、盛大文学并列,并单独成立子公司的项目最终因没有抓到合适方向,被打入冷宫,消失了差不多一年。宋铮最后一系列公开亮相,甚至有点像落单大雁的阵阵哀鸣,他曾欲引入外部投资挽救切客网的命运,不过,最终功败垂成。

略显讽刺的是,宋铮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还曾表示,盛大对切客网的投入一直非常顺利,并未受利润下降的影响。实际上,据腾讯科技了解,这一年多切客网进行了非常大的调整,获得的资源大幅减少,陈天桥无疑狠狠打了宋铮“一嘴巴”。

创新失败是因为缺少核心平台?

这两年盛大在大规模砍掉不赚钱项目的同时,行业声音越来微弱,与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的距离越拉越大,势头也被小米、360、新浪追上。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认为,盛大脱离互联网主流已久,其创新失败一方面缺少基因,另一方面缺乏核心平台。

谈及如今盛大的命运,陈天桥也感叹说,“我们很幸运但其实也很不幸,尽管我们获利最早、获利最丰厚,但游戏产品从一开始不是一个平台型的产品,我们没有办法成长为像百度、腾讯那样,以一个平台型产品作为基础迅速发展的企业”。

不过,这也是个悖论。互联网分析人士程苓峰认为,盛大创新失败主因并不是因为缺少平台,也有很多公司如搜狗,最初并没有很多大的平台,但也发展起来。

以被微信和米聊打死的Talkbox为例,盛大本有机会成为移动互联网的领先者,不过,盛大却坐失良机。当初Talkbox选择了盛大作为投资方,理由很简单,创始人郭秉鑫不想卖掉Talkbox,盛大第一家找上门,并且态度很好。但这一决定如今已让其后悔不已。

按照当时盛大与郭秉鑫达成的协议,Talkbox产品团队只有从之前公司中剥离出来,投资才可以到账,就是在办理手续的过程中,他们错失了抢夺市场的先机,等到资金到位,米聊、微信已经前后推出了语音功能,并开始了用户的争夺战。

事到如今,Talkbox逐渐沦为看客,用户量已降到百万级别。后发而至的微信已经成为腾讯移动互联网战略布局的核心。或许当初盛大像腾讯这样投入,Talkbox命运可能会发生改变。

Talkbox不过是盛大投资150多个项目中的一个例子。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盛大对新项目的忍耐时间是半年,如果半年不见成绩,这一项目多半会被打入冷宫。“半年,陈天桥往往只给人半年的试错时间,时间太短以至于不可能有一个团队能够将项目做好。”

实际上,盛大不仅减少了向新项目输血,还通过变卖边锋、浩方这些项目筹钱,甚至盛大游戏、盛大文学等成熟项目有限的资金也不断向集团输送,造成自身业务发展受限,这或许是今年Chinajoy展会大家感受到盛大游戏场面“掉了档次”的重要原因。

此外,陈天桥一直说很重视人才。“到硅谷来,哪怕我再不愿意飞都不能够回避,因为这是所有做IT人都必须要来的圣地”,陈天桥说盛大游戏上市后主要工作就是寻找人才。过去几年中盛大有成绩、也有经验教训,“最后我发现,所有的竞争其实都是人才的竞争”。

标签
你喜欢的文章
返回首页
扫描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