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国内外互联网行业最新文章及报告,让网友获得最新的海内外互联网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站长资讯 > 草根故事 >

深网 | 小米七年上市 雷军的坎坷与野望

2018-05-10 16:10 来源:腾讯科技 编辑:佚名

腾讯《深网》 作者 王潘

2014 年 9 月 19 日,当地时间七点,纽交所门前围满了近两百人站在彩色条幅前合影,喀嚓声响个不停。突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同一个方向,一身黑色西装配皮鞋的马云走了过来,他正是这一天要进入纽交所敲钟的主角。

同一时间,我正在灯火通明的杭州阿里巴巴西溪园区内,上百个媒体人都坐在阶梯会议室里紧盯着前方的大屏幕,见证这场全球历史上最大规模的IPO盛况。

事后我得知,身在北京的雷军也通过网络观看了这场IPO,他当晚就给多位阿里巴巴高管发了短信表示祝贺。有阿里高管很快回复他,“下一个创造奇迹的就是小米了”。

如今,终于轮到人们见证雷军和属于他的历史了。

不服气

“很多人问我,金山十年给了我什么,雷军对金山人最大的影响是什么,我说就是三个字——不服气。”昨日,小米向香港联交所递交招股书几小时后,原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蓝港互动集团创始人王峰在微信朋友圈这样说。

王峰也是个不服气的人。在金山工作时,他的职务已经是高级副总裁,而CEO一直是雷军,王峰便萌生了离职创业的想法。雷军当时给了他很多暗示,甚至直接说如果你真想自己干,我马上给你一千万,但王峰拒绝了。

雷军的骨子里更是一个不服气的人。 2016 年的小米遭遇了手机销量下滑,雷军很担心外界舆论唱衰。我写了一篇小米遭遇中年危机的文章,雷军在知乎上关注到了这个话题。半个月后,小米在北京健壹景园发布米家扫地机器人,我在洗手间遇到雷军,想上去打个招呼聊几句,他听到是我,连回了三声“谢谢”便匆匆离开。

2017 年 9 月 11 日,小米已经彻底走出低谷,在强势复苏中,雷军说话也有了底气。在小米MIX2 发布结束后,雷军和小米MIX2 的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坐在专访间接受媒体群访,当被问到销量问题时,雷军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挥舞着手臂十分不屑地说:“我其实不在乎销量,但是那些米黑特别在意啊。很多人说我们跌出前五,跌出前五怎么了?那也是跌出世界前五啊!世界第六怎么了?你倒是告诉我,第六和第五有什么差别?中国能有几个企业成为世界第六?”

雷军更不服气的地方在于,自己成名很早,却没有获得与名气相匹配的成功。 1998 年夏天,雷军成为金山总经理,在行业里人尽皆知时,BAT还尚未诞生。但随后BAT从诞生到彻底甩开金山,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一直相信“人定胜天”、“天道酬勤”的雷军开始崩溃了。

“我 1989 年就出道了,也属于老革命,但是朋友们就觉得,你看雷军这么拼命也就干成这个样,本质上雷军也行,战略能力差了一点。听到这样的话,我很不服气。”雷军曾说。

2007 年,雷军带领金山成功上市后便淡出,花了三年时间寻找更大的商业机会。但刚从金山出来,他就感受到了什么是“人走茶凉”:“没有一家媒体想要采访我;没有一个行业会议邀请我参加。我似乎被整个世界遗忘了,冷酷而现实。”好在,利用这几年,他看到了智能手机潜藏的巨大机会。

第一声啼哭

2010 年 4 月 6 日,北京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 807 室, 14 个人,一起喝了碗小米粥,一家名为“小米”的小公司就开张了。小米创业初期走得十分艰难,尤其是要取得上游供应商信任并受到重视,需要花很大的功夫。

小米联合创始人林斌为了让小米 1 用上高通处理器费尽了心思,为了得到见高通客户代表的机会,他连续花了 2 个月时间发邮件和打电话,才终于得到一次回复,对方答应于 2010 年 10 月的一天在一个咖啡馆见面。

《第一财经周刊》曾报道,第一次见面,高通的客户代表给了林斌一份几十页纸全英文的法律文件。当时的小米没有负责法务的同事,林斌就自己一页一页看。期间,反复与对方讨论细节,等正式签下来已经是 12 月了。等到跟高通的产品部门对接、拿到产品规格,又花了三四个月时间,才确定下小米 1 的芯片授权。“这是个极其漫长的过程,高通资源有限,他们也会有自己的评估,走流程的过程就会淘汰很多不是真心想做产品的公司。”林斌说。

雷军也曾坦言,自己初期对供应商恨得牙根痒痒,后来开始理解供应商的难处,从理念方面开始有几方面改变。如手机并不是买几个芯片往板上一焊就可以,很多器件其实是定制,需要对供应商提供开发费用。

小米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对于小米起步阶段的艰难深有感触,称当初找供应商曾处处碰壁。尽管自己多年经历使得和供应商关系很熟,国际国内厂商基本认识,但多数时候合作都会碰壁。“他们会很热情的把你迎进门,但绕着圈子请你走。”

这时,由周光平带领的研发团队也正忙于小米 1 的研发。小米早期有几十位工程师来自摩托,平均近十年的工作经验,很多人就是追随周光平而来。小米手机从电路到结构到天线到生产质量到底层软件,都是这支团队完成。小米手机最开始就直接沿用了摩托罗拉的质量标准。

2011 年 5 月的一天,周光平告诉雷军,小米手机可以打电话了,雷军一听说就迫不及待地跑过去看,当时这部手机还拿不起来,只能趴在桌上打。雷军后来形容说,当自己俯下身去亲耳倾听,就像听到自己的孩子发出第一声啼哭,那声音是如此美妙,这个场景他永远不会忘。

3 个月后,在北京 798 艺术中心,伴随着台下数百人疯狂的尖叫声,一身黑T恤搭牛仔裤、酷似乔布斯打扮的雷军站在舞台中央发布了小米1,足够有诚意的配置加上极度便宜的价格,惊艳了绝大多数人,关于这场发布会的盛况后来大家就都知道了。

这次发布会结束后,现任新东方在线COO潘欣第一时间在知乎回答了对小米 1 销量的预期,他认为“5- 10 万台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销售数字”。四年之后,当潘欣再次回到这个问题,他更新回答说“现在回看当时的猜测,真是耻辱啊”。小米在 2011 年( 8 月开始)和 2012 年的手机销量分别是 30 万台和 719 万台。

小米创业早期,雷军的大胆用人策略也被证明很有成效。比如设计出身的联合创始人黎万强成为了营销的负责人,最后成了小米口碑营销的缔造者。

后来,黎万强曾在 2014 年离开过小米一年,又在 2016 年初回归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腾讯《深网》,这期间锤子科技CEO罗永浩还去找过黎万强,希望他加盟锤子科技,但黎万强说这辈子只给雷军一个人打工,话已至此,罗永浩便不好再继续游说。

跟随者

随着小米手机的崛起,国产山寨手机厂商逐渐走到了命运的尽头。与此同时,小米模式的跟随者也接踵而至,有想搭便车的 360 特供机,有想依葫芦画瓢的联想神奇工场,也有了姗姗来迟的锤子,还有告别“小而美”的魅族等等,但是多数都只学到了表面。

在看懂了小米模式之后,周鸿祎就想是否能够从战略上拦截它,因为做硬件是很艰难的事,自己做的话,要花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做一款手机,“老周等不了,于是就想到了特供机模式”。一位 360 离职高管告诉我。

周鸿祎需要与传统厂商合作对抗小米,但当时遇到的问题是,小米对这些厂商的威胁还没有达到令其特别头疼的地步,他们的认识并没有周鸿祎那么深,因此对这种合作并不坚定。与此同时,各家厂商的手机研发水平参差不齐,也成了 360 特供机难以逾越的障碍。

上述高管表示, 360 原本与其最期望的合作厂商华为都谈成宣布了,但在将要发布的最后关头被华为总裁任正非亲自否掉,从此华为再也没有和 360 合作特供机。“当时很多同事都在等华为这款手机出来,后来因为合作流产了,只能去购买与海尔合作推出的特供机'海尔超级战舰',结果发现体验一团糟。”

360 后来还因与酷派合作做手机,被贾跃亭横插一脚,演绎了一场长达数月的闹剧。最终, 360 还是依靠自己做手机才在 2018 年实现了盈亏平衡,但其出货量相比几大头部厂商仍然还有不小差距。

所有的跟随者中,要数华为旗下荣耀品牌最为成功。一位荣耀原核心高管告诉腾讯《深网》,任正非在 2013 年也研究了很长时间的小米,他觉得这种模式很好,去掉了中间商。

“任总其实对具体的业务并不懂,他曾下令要搞电商,要去中间化,不要搞渠道,线下别干。让华为也别干,直接拿P6 来做电商,那不把华为做死了吗?”上述人士说,好在余承东和刘江峰并没有听从。


标签
草根故事热门文章
  • 草根故事最近更新
你喜欢的文章
返回首页
扫描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