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国内外互联网行业最新文章及报告,让网友获得最新的海内外互联网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盈利技巧 > 网赚教程 >

2011年终盘点:无国界世界里的战争与和平

2015-03-17 10:39 来源: 编辑:admin

  2011年,对于中国互联网生态圈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

  如果说,十年前美国互联网国家队的成员是Google、 Facebook、Amazon、ebay ,那么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新浪和360便当之无愧成为当前中国国家队的优秀成员。它们在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视频网站和开放平台各个领域施以拳脚,不断扩宽自身的产业阵营。

  这一年,“开放”与“平台化”建设成为群雄竞技的关键词;这一年,恰逢中国入世10周年,今年“13岁”的中国互联网产业正处于群体变革的前夜,战争与和平成为年度总结的主旋律。

  

/

  电商玩“过山车”,互联网最大泡沫?

  行业在裂变,这会否衍生成一个个难以戳灭的泡沫?纵观过去一年,电子商务的过山车行情最先体现了互联网的脆弱。电商在酷暑的炙烤过后,又经历了寒冬的洗礼,在“光速”大跃进的背后,实则前热后冷,更像是被催熟的半成品。

  电商并不平静。苏宁、国美、百丽、美特斯邦威等传统企业发力电商;淘宝系、京东系及自营B2C平台在垂直商业领域掀翻价格大战;诞生不够两年的团购网更是“群魔乱斗”,演绎了蓝海一年变红海的资本神话。

  就在大电商打着如意算盘抢流量的时候,小电商却在夹缝中艰难地挣扎。以京东、凡客为首的综合B2C平台密锣紧鼓筹备IPO,小型垂直B2C,如大货栈、西米网、淘鹊网、爱挑食网、七十二变零食网等却不堪高额运营成本的压力而倒闭或转型。

  电子商务遭遇了诚信与物流双重困境,在融资扩张与收缩运营的阵营中,也分化了两大阵营。当凡客、拉手网等赴美上市相继搁浅,为资金链绷紧,寻求风投等避风港而焦头烂额的时候,早已披荆斩棘挂牌纳市的麦考林却并非“风光无限”,股价“翻脸”跌近九成,麦考林的痛楚成为电商过冬的一个缩影。

  团购规模在无质量扩容。从年初的5000团购大乱斗的火线竞争,到年末的集体下线和寡头化格局,团购也陷进了一个“死循环”。 高朋网的团购售卖假天梭表、“900团”卷款240万潜逃、24券拖欠职员工资、关闭地方站;拉手网亏损3.91亿,打算赌一把海外上市,却遇冷未有归期……

  《全国团购网站普查数据公报》显示,截至2011年10月底,全国范围内已有1483家团购网站在激烈的竞争中关闭和彻底退出。行业门槛太低,对互联网规模效应的迷信,让团购在2011年的岁末,狠狠地“折了一下腰”。

  行业大佬淘宝也不能置身事外。在过去的八年中,淘宝曾先后打败三个竞争者——有啊、易趣和拍拍,荣登C2C市场寡头的地位。在B2C领域,淘宝商城也以48.5%的市场份额稳居B2C领域之首,京东商城以18.1%排名第二。

  淘宝,一个传奇而有江湖气息的名字,自此成为中国草根电商的筑梦平台。

  然而,阿里巴巴B2B业务传出供应商客户欺诈事件,让阿里巴巴开始步入“多事之秋”。马云当即清理公司CEO卫哲和COO李旭晖;不久,淘宝遭遇央视曝光质量事件;接踵而来的支付宝契约门、新规风波甚至与京东商城的口水战,让江湖老大淘宝的光环渐渐息弱。

  2011年10月10日爆发的淘宝新规风波,最后演变成与五万小商户的拉锯战,把淘宝“店大欺客”的罪行放大到极致。淘宝可以因其理想、文化而不朽,但也可因其逐利、丧失人心而覆灭。今年的“十月围城”事件更是成为淘宝反思行业生存规则的一个重要奠基石。

  2011年,电商的各个棱角无不折射着,繁华表象的背后潜藏的层层隐忧。以审思的目光回顾关于电商与团购的商战纠葛和资本斗争,如果要用一副烽火图来描述,那要数战国时代七雄争霸。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一年,电商圈里也出现了频繁的高管跳槽和创业潮。淘宝孙彤宇、飞虎乐购杜家滨、麦考林浦思捷、凡客吴声……在各自逃离的背后,电商江湖隐匿着各种不为人知的“权、钱、人”的交易故事。

  移动互联网 “入口”争霸战已打响

  2011年,随着3G技术的跃进,移动互联网开启了新一轮产业大变革。百花争鸣的趋势愈演愈烈,发展渐渐棋至中盘。尤其是移动互联入口数据和用户之争,已经成为巨头较量的第一道“马奇诺防线”。

  2011年5月,网秦成为国内第一家正式登录美国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企业;8月,谷歌出手125亿美元吃下摩托罗拉移动;9月,小米手机结束预订,创下34个小时预订超过30万部的辉煌;10月,诺基亚结盟微软推出Windows Phone,酝酿下一个十亿计划……

  紧接着,阿里云计算启动10亿元云基金,推动旗下的云计算产品与服务;中国移动批量采购TD-LTE终端,加快对不同网络频段的测试;UC宣布结盟支付宝,打通移动互联网支付渠道;联想推出针对个人用户的云服务,标志着国内主流IT企业,即将进入从互联网涉水移动互联的全面竞争时代。

  “这是一个App的时代, Web大势已去”。多年前克里斯•安德森在《Web已死》中提及。移动互联网能把智能终端与应用商店互相结合,被誉为比PC互联网更为自由而广阔的“新世界”,全球移动互联网产业洗牌序幕正渐渐拉开。

  “移动互联网也是一场VC不能错过的革命。” 行业盛宴,让国外风投纷纷将目光瞄准中国的成长型移动互联网企业或产品。清科数据统计,今年有上百家从事移动互联网应用开发的公司顺利实现与国外风投的对接,成功融资。

  10月,由DCM、日本移动社交游戏网络GREE、日本第二大电讯运营商KDDI、腾讯等共同成立的名为A-Fund的投资机构公布了首批投资的七家Android创业公司,国内的木瓜移动、乐元素、酷盘等位列其中。

  展望由智能终端所塑造的移动互联网新世界,极有可能造就一批异于PC界的新锐成功者。从互联网过渡到移动互联网,谁能率先找到最佳的商业模式,谁就可能获胜。

  视频赴美上市难找“摇钱树”

  在2009年岁末,视频行业进入了爆发期。在2011年,互联网视频产业链正释放出更大的能量。

  这一年,投资者的持续追捧,行业重磅事件依然风起云涌。

  欧债、美债阴霾未散,华尔街却迎来了史上最密集的中国互联网企业IPO潮。以土豆网、淘米网、凤凰新媒体为首的互联网企业逆势登陆纳斯达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盛大却在经历了美国资本市场7年之痒之后,宣布进行私有化退市。

  在国内,视频网站的兼并整合潮也不断。9月,人人网收编56网,布阵SNS、团购和视频的大社交平台; 2009年被盛大重金收编的酷6网,也爆发裁员潮,转型社区路线;乐视网联手土豆网,3亿重金打造视频合作平台,以破除版权魔咒。

  如果说,从2009年岁末,各大互联网视频的产业玩家开始纷纷入场(央视网上线国家视频网站,百度成立独立公司进军视频,搜狐、新浪、腾讯等门户上线独立视频网站),并独领互联网行业风骚;那么,发展至今,视频分享网站开始更多思考行业大乱之后的未来。

  思科(Cisco)曾预计,互联网在未来四五年将实现90%的信息都通过视频传达,《长尾理论》的作者克里斯.安德森在2010年 “互联网视频激发创新”为主题的TED演讲上也表示,互联网视频转动了创新的车轮。

  2011年,视频网站挣扎于盈利边缘,通过IPO、联盟或出售各自奔走。如何寻找独立的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争夺影视资源的版权,已成为较量的下一个临界点。

  互联网激辩开放平台 告别“群架时代”

  2011年,在互联网投资的战壕里,各大公司产业基金开始猛烈发力。

  中国互联网“五虎”腾讯、阿里巴巴、新浪、百度和360相继向着开放平台演进,无一例外,它们把投资掘金的触角伸向了游戏、电商、移动互联网、在线旅游市场等领域。

  在经过与360的火线战争之后,业界质疑腾讯是否有开放的心态面对互联网的竞争。今年6月,腾讯发布开放平台战略,正式开放财付通、腾讯朋友、QQ空间、腾讯微博等八大开放平台。

  2011年1月,腾讯成立50亿元产业共赢基金,为开放战略奠定基础。公开资料显示,至今已投资金山网络、F团、珂兰钻石网、妈妈网、艺龙、华谊兄弟、好乐买、开心网等。

  纵观腾讯今年的产业投资,从杀入应用商店,挑战苹果app store,到投资金山网络,形成产品线互补;从入股顺网科技,图谋80%网吧市场,到押宝微信,甚至“掺和”电商生态圈,腾讯希望通过多元化投资策略,完成领域内的开放产业链,以进可攻,退可守。

  这一年,中国互联网的“盖世之王”百度历经了多场风波,强权、垄断成为百度的标签,这让成为过去一年舆论的靶心。

  尽管互动百科提起反垄断调查、盛大文学控告百度“名誉侵权案”和“文库风波”,百度搭建开放性平台的尝试并没有就此歇步。

  2011年9月,百度正式开放云计算平台,包括全面开放的BAE(百度应用引擎)、云端计算和存储能力,帮助接入的互联网企业降低研发和运营成本。

  得益于“大搜索”的框计算战略,百度开放平台步伐中加速,也在频繁的资本交易上受益匪浅。

  在产业资本领域,百度与腾讯展开正面较量。先是看好在线旅游市场,年初携3个亿大手笔投资去哪儿和艺龙网,继而入股安居客、番薯网、优购网,弥补产业链条上缺口。

  不过,流量为王不能让百度一路上高歌猛进。今年5月,百度“有啊商城”下线,就成为百度折戟电商的最好佐证。

  对于阿里系来说,今年是其“本命年”,也是一个转折年。2011年2月,淘宝开放年战略发布,将在卖家业务、买家业务、无线、物流等领域全面开放,引入第三方开发者、企业和服务商。

  2011年8月,阿里巴巴正式宣布“大阿里”战略,把淘宝“一分为三”,剑指建设开放、协同、繁荣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从“大淘宝”到“大阿里”,马云在搭建着“平台梦”,期望通过开放性平台,让阿里一直保持着夺命狂奔的狼性文化。

  单打独斗的思路显然不能应对瞬息万变的外部环境。也许我们有必要回顾奇虎360董事长周鸿\0说过意味深长的话,“不管企业如何发展,开放平台如何竞争,在商言商。不要老从道德层面考虑问题,就算打得再凶,我们也得珍惜互联网这个相对自由竞争的市场。”

  2011年,硝烟难弭的“3Q大战”和“UQ大战”已经成为整个行业难以忘记的插曲,战争与和平的基调始终贯穿着开放的互联网生态圈。在此之后,不管是腾讯、百度、阿里巴巴还是新浪、奇虎,都对互联网开放的含义有了更深刻的解读。

  结语:“一支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只有开放平台,才能过渡到新的商业模式,才能让互联网公司和创业者们寻找赖以生存的土壤。这是一个既相互竞争又彼此封闭的怪圈,这也是互联网产业不断前行的车轮。

标签
你喜欢的文章
返回首页
扫描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