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国内外互联网行业最新文章及报告,让网友获得最新的海内外互联网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成功人物 >

对话硅谷投资人张璐:Uber撞死人了,自动驾驶创业会受什么影响?

2018-03-28 00:45 来源:站长之家用户 编辑:佚名

blob.png

  搭载了Uber无人驾驶系统的测试车 Volvo XC90

   2018 年 3 月 18 日对于 49 岁的Elaine Herzberg和她的家人来说是一个悲伤的时刻。这名中年妇女生活在美国中部亚利桑那州的一个小城,由于对自动驾驶的宽松态度,这所城市近年来频频出现在新闻里。事实上,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在去年三月就和一辆由人类司机驾驶的汽车在这儿撞上过。

  在当地超市完成本周的购物任务后,她推着自己的自行车,从黑暗中出现在一辆正在自动驾驶模式的Uber Vovlvo XC90 车面前,然后生命消逝,印着超市logo的塑料袋散落一地。

  最新车祸视频说明,这辆车的自动驾驶技术没能成功地规避行人,昂贵的激光雷达如同摆设。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这辆车上实际上坐着一位“test driver”(备用驾驶员)。理论上来说,当Elaine出现在视野里时,她应当完成紧急制动的任务。

  这是自动驾驶汽车历史上的第一起命案,而围绕着它的调查也必然会在利益相关方、民众的关注和压力下引起旷日持久的讨论。 3 月 26 日,亚利桑那州政府称此次事件是“无可置疑的失败”,宣布暂停Uber在该州的无人车测试项目。

blob.png

  The Verge报道亚利桑那州政府的态度

  然而除了事件本身的真相与追责以外,自动驾驶车辆撞死了一名行人,我们还需要因此思考哪些问题?

  记者连线了硅谷知名投资人、Fusion Fund创始人张璐,和她讨论了这件事情对于硅谷乃至自动驾驶行业的意义。

  问题一: Uber 撞人,是自动驾驶技术的一个 必然失误 吗?

  自动驾驶技术当然有一些bug,甚至在可预见的未来都无法彻底解决。“对于所有技术来说这都成立,人其实也是bug的集合体。”张璐说道。

  但在她看来,这次事件发生原因还真不是由于这些无法避免的失误。

  “其实它反映出来的是一种落差——技术现在发展到的程度和大家对它的预期之间有一个gap。”

  自动驾驶这四个字,怎么听都意味着车可以摆脱驾驶员的双手,在路上自由驰骋了。然而实际上,不少以自动驾驶之名进行技术开发的车厂,提供的技术仅仅算是“辅助驾驶”。

  “确实技术上还有一些缺失,在极端情况下是来不及反应的。”车子本身已经尽量在 360 度都装上了大量传感器,雷达、激光雷达、摄像头……“然而在光线不足、或有极端天气的时候,这些东西都不够可靠。” 张璐说道。

  另一个问题是信号延迟。

  “也许只需要多0. 1 秒的反应时间,而0. 1 秒足够发生一起车祸了。”

  正是因此,这次的测试车辆里,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有一位备用驾驶员负责人工干预。

  而这并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事实上,还未完全成熟的技术放在路上推行,往往容易给人造成一种过度信赖技术的习惯,从而忽视了危险。

  比如出货量最大的Tesla电车。作为一个特斯拉车主,一位硅谷创业者坦诚,他明知道自己需要双手时时放在方向盘上,然而有时当爱车看起来游刃有余地穿梭在车流中时,双手离开方向盘几乎是难以避免的……“就算我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我的双眼也不一定看着路面;就算双眼看着路面,脑子里可能也在想着其他事情。”

  麻木,他这样描述在进入自动驾驶模式后自己的状态。 知道有机器在辅助驾驶,甚至替代驾驶,于是不够警醒。

  这大概也是出事的那辆车上,备用驾驶员来不及反应的原因之一。而最新视频里她时不时低头看向下方,也体现出在做测试时的司机心不在焉的常态。

  所以比起讨论起自动驾驶的伦理问题甚至哲学问题,这次事件最应该引起的讨论,可能应该围绕“如何确定自动驾驶技术的可靠性、如何把它有效地传达给驾驶者以及如何让测试驾驶员保持警醒”。

  当然,这条逻辑线不止于此,避免自动驾驶带来的悲剧,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问题二: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帮助我们规避这类自动驾驶技术带来的灾祸?

  首先,继续推动技术的进步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假如那些激光雷达、雷达和摄像头能反应更灵敏、造价更便宜、观测范围更大,自动驾驶汽车就能更“聪明”,对于突发情况的反应也就更有把握。

  视频显示,Elaine已经横穿了三个车道,才碰上这辆行驶中的无人车。这辆车上搭载了昂贵的激光雷达、雷达和摄像头,理论上能够覆盖车身周围 360 度的范围,夜视甚至应该比白天更加灵敏。

  然而它却没有做出反应,连基础的自动驾驶方案中会有的减速行为都没有,而是直直地以 40 英里/小时(约 60 公里/小时)的速度撞向了行人。根据USC教授Bryant Smith的邮件内容,这辆无人车搭载的激光雷达和雷达方案一定能探测到行人的出现。而这项事故的出现可能意味着这辆车上现有的技术方案有重大技术缺陷。

  而一些更加“物美价廉”的传感器方案,可能包括更少的激光雷达和更多的摄像头,是否意味着它们的安全程度更低?

  “在现在的技术条件下,激光雷达、雷达、摄像头必须结合使用,并且做好融合,才能提供一个有效的数据收集、处理、分析和反馈系统。”张璐说道。

  当然,也还有其他可能。在CNN的报道中,MIT AgeLab的科学家Bryan Reimer表示,这有可能是一宗“edge case”,一个机器从未被训练过应当如何处理的情况。

  其次,车联网和智慧城市的成型也会让自动驾驶有多重保险,变得更加可靠。

  “不论这些传感器和车辆本身的自动驾驶如何进步,都仍旧是围绕着一辆车,而做到车和车之间、车和信号灯、车和城市之间的交互,可能能从更高的维度上来解决问题。”张璐说道。

  试想当Elaine深夜出现在路旁、准备横穿马路时,就已经被信号灯探测到,并将信息传达到附近车辆,那么可能在她在马路上迈出脚步以前,车辆就已经能够提前减速了。而这些极端情况下的路测数据也可以帮助自动驾驶生态更快成熟。

  “我们从很早就开始看和投资车联网相关方向,因为自动驾驶最终会从人车并存、到仅仅是车和车在路上行驶。到那时候,智能交通生态系统就会变得更加重要。”在张璐看来,整车或自动驾驶系统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未来的投资机会就蕴藏在相关的车联网、交通网络智能化和3D精准地图等技术之中。

  而最后从政策层面上看,这次事件也可能给当局提了一个醒。

  实际上,在今年,加州正要开放车上无需test driver的自动驾驶路测资格。《纽约时报》的文章中也曾提到,亚利桑那州之所以开放无需驾驶员的路测机会,就是为了吸引高科技公司,给这个自然资源不突出、地理位置无优势的中部州府的经济带来活力。

  “当地政府必须得确定自己有能力评估什么样的无人车能够上路,这件事情等于给他们再次提出了警告,这也是我在和硅谷一些议员和市长讨论时会提醒他们的地方。”除了在科技、投资行业的建树以外,张璐和硅谷政商界的合作和沟通颇为紧密,刚被硅谷商业周刊评为硅谷 100 大影响力女性之一。她对记者表示,其实政府的政策及法律制定必然会落后于技术发展的脚步,而这种谨慎也有其意义。

  不难想象,法律上的追责、量刑、车辆保险方面的相应变革,都会随之而来,这也是自动驾驶产业发展的必经之路。“这不一定是坏事情,它会促进我们更加审慎、继续思考,避免一些未来的问题。”

  问题三:那么,最终看来,这件事情会影响各行各业对于自动驾驶的热情吗?

  大概不会。

  世界经济增长放缓,资本在寻找下一个增长点,产业链复杂、市场庞大的自动驾驶看起来是一个绝佳标的。资本疯狂进入,过去三年,自动驾驶及相关产业的全球总投资额高达 800 亿美元。

  受到资本关注的后果是,不少创业企业被迫加速前进了。有一部分还没准备好的自动驾驶企业,明明应该先解决基础技术,却被迫去做整车、做底层技术、做L4 自动驾驶……

  “这其实是一种‘揠苗助长’。”张璐思索片刻,找到了一个能够描述如今自动驾驶行业状态的词。

  这次事件其实就是这个大背景下的一个悲剧。“但不可能因为这个事情,整个行业就不发展了,它更多的是一种提醒,让从业者和政策制定方更多的去关注如何评估安全性和上路的资质,也很可能会促进这个市场更理性地思考和资本投入。”张璐总结道。

  资本大量涌入,自动驾驶汽车创业企业“跳级”前进。在震惊全世界的自动驾驶首次命案的水面底下,涌动着 21 世纪最重要的产业浪潮。自动驾驶产业的车轮滚滚,分秒不停。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保持冷静,并且在期待科技发展的同时确认自己的出发点——安全第一。


标签
你喜欢的文章
返回首页
扫描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