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国内外互联网行业最新文章及报告,让网友获得最新的海内外互联网动态
当前位置:主页 > 互联网 > 成功人物 >

艾诚专访刘洪涛:开心麻花上市受阻,你焦虑不焦虑?

2017-11-21 00:45 来源:艾问人物 编辑:佚名

2017 年初,作为新三板"明星"公司的开心麻花便宣布拟IPO的喜讯,随即又在 8 月遗憾地中止了申请,理由竟然是“签字律师的离职”。IPO之路受阻的背后,开心麻花上半年的净利润也出现了下滑,这使开心麻花想要“开心”登陆A股并不容易。虽然账面上的数字似乎并不好看,但这并不妨碍开心麻花想要上市的决心。

2017 年 9 月 28 日,开心麻花终于更换了离职的律师,并披露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恢复审查通知书》,同意恢复公司申请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查。

那么,这回开心麻花向上市发起冲锋,会成功吗?开心麻花目前的压力大不大呢?作为开心麻花的总裁,刘洪涛的心里焦虑不焦虑?让艾问人物对刘洪涛问上一问。

艾问刘洪涛:“羞羞的铁拳”能帮助开心麻花吗

↓点击下方视频观看↓

开心麻花估值有无泡沫?

艾诚:伴随 2015 年《夏洛特烦恼》 14 亿以上票房了之后,就发现开心麻花很快就登陆了新三板,然后在今年也即将从计划从新三板转板创业板,三年的时间估值从 3 亿现在飙到了 50 多亿,那你们本身是不是个泡沫呢?

刘洪涛:对,这事怎么看?我们在三亿的时候,我们那时候公司的利润是在差不多 1500 万,税后利润,所以按照 20 倍的估值三亿。

艾诚:我们学习一下就是估值,是有一种计算的办法,是用你的利润乘以 20 倍的估值是可以达到这个上市的。

刘洪涛:那么这次 50 亿是按照我们 2015 年, 2015 年底我们融的资, 2015 年税后利润是1. 3 亿,大概是 30 多倍,我们是觉得公司呢还是有着一些更多的可能性。

艾诚:所以我们实际完全不是泡沫,而且甚至是不贵的。

刘洪涛:对。

开心麻花的利润暴跌在意料之中?

艾诚:我在拜访您之前,也跟投资圈的朋友聊了一下,一条非常醒目的标题引起我的注意,标题叫做《利润暴跌,开心麻花资本快到受到质疑》,什么意思?

刘洪涛:我们注意到了,对,是因为去年我们的利润,税后利润比前年下跌了,他们说40%。

我们对这个确实没有太在意,就是张晨我们俩每天考虑不是说,我们今年要做到多少业绩,然后适时炒作,从来没想这个。我们俩每天想的,这个作品行不行?观众能不能喜欢?我们团队能不能创作出更好的东西?这是我们最在乎的,所以我相信,目前我们不过是在加油阶段。

艾诚:您讲的前年是一点多,1. 3 亿的利润,去年是 7000 多万的利润,出现了45%的下滑,但依旧相比一开始的 1500 万利润,也是个巨大的增长,问题是利润从哪里来?那亏的利润又从哪里失去的?就这些年的开心麻花规模化的增长是怎么来的?利润、收入。

刘洪涛:对,我们这些年还是成长挺快的,因为电影对我们来讲,其实在早期我们给它当做一个增量,我们最主要的业务还是舞台演出,舞台演出从比如说 2012 年,我们的演出场次可能是三四百场。你看从那时候三四百场到去年的 1600 场,这个是差不多有四倍的增长,利润也是有一些增长。其实从我们公司来讲,演出一直是我们一个最基本的东西,基本的业务。

艾诚:就稳健的收入来源?

刘洪涛:对,最基本的业务。

利润下滑,IPO难成?

艾诚:那现在话剧和电影分别给开心麻花贡献的收入,他的比例是什么?

刘洪涛: 2015 年我们那个话剧的税后利润 4000 万,电影是 9000 多万,所以电影就多,去年就少了。去年电影是 1000 万的税后利润, 1000 多,然后话剧是差不多不到6000,对。

艾诚:但是在去年的利润的45%的下滑,根据这个证监会的要求,如果你从新三板转主板的话,创业板的话,是要求公司行业的基本面,不能发生一些不利的变化,那这算不算,会不会影响你们的上市进度。

刘洪涛:我还有今年,我还有明年,对吧。

艾诚:所以今年的压力应该也是不小的。

刘洪涛:没有压力,真的没有压力,对,就是这样,我真正难受的就是,如果说未来正确的路是这么走,然后我们往这边走了,这是我难受的事,我们肯定把五年以后十年后看。

资本市场向你要业绩怎么办?

艾诚:但是如果在资本市场上很现实,要求速度,要求回报,你怎么来平衡这种矛盾?

刘洪涛:我还是说我们,其实有股民炒股,投资人买一个企业,我觉得他应该看到这个企业的未来,而不是看的是当下。如果我现在把业绩做得特别好,然后三年后这家企业忽然就后继乏力了,那大家都很悲剧。


标签
返回首页
扫描微信
返回顶部